www.oorbg.com_www.oorbg.com-【安防行业】

社友网

2019-11-14 14:41:40

字体:标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责任编辑:www.oorbg.com_www.oorbg.com-【安防行业】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停产整改产销下滑辣条行业迎最严监管 零跑C-more官方发布上海车展亮相/2020年底量… 德基科技去年转蚀4841万人民币不派息 美2028年再登月?美副总统斥波音:耽误工期就换人 大新银行集团:年度纯利24.8亿港元同比增长13.4… 2018快乐板块收入同增七成复星高管解投资运营逻辑 丹佛的六大神秘美食|美國中部城市旅遊攻略 曝锡安只想去骑士打球他要追随詹姆斯的脚步 詹姆斯:喜欢休赛期有不舒服感觉喜欢被看不起 冠军赛叶诗文400混预赛第一汪顺意外弃权主力项 盐城响水爆炸事故环境进展:甲苯等低于标准限制 四川成渝料货车差异化收费政策总体对经营影响不大 吉利火线入股Smart背后: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遇挫 体验波音新系统后,这家美国公司决定延长禁飞期限 冠军赛傅园慧50仰预赛第一汪顺张雨霏顺利过关 少林足球成真!塔沟武校参加U14青运会已请外教 徐嘉余:成绩放国际太菜了水感算“国内教科书” 曝火箭旧将与马刺签约!下季确定仍将重返CBA 苹果中国全系降价:iPhone最高降500元用户可退… 詹姆斯准三双比尔32分湖人大胜奇才获得2连胜 咪蒙名下十月初五影视传媒解散子公司新增清算信息 独角兽IPO潮冲击美股华尔街期待更多并购交易 上交所受理传音控股科创板上市申请 罗大佑创作《都挺好》片尾曲为何选毛不易来唱? 中国恒大: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新能源汽车集团 赣锋锂业逾12亿元增持碳酸锂项目股权至50% 俩汉字让1亿日本人纠结原因是1300多年前的中国 美债收益率大溃败还在继续花旗指出是市场出了问题 致吉诺比利-此去经年千般念,银黑中最炫彩的帆 突然关注+晒合影!欧文今夏去篮网要实锤了? Needham:苹果流媒体视频服务是Netflix的“… 你浏览的网站可能是假的!WiFi又被曝光重大安全漏洞 雪球方三文:投资回报率不好时,正是应该买入时 华泰策略:A股分子分母两端仍在“纠结期” 华硕回应LiveUpdate软件漏洞:仅数百台受到影… 大和:招商银行目标价升至42元维持买入评级 丢人!北京狂扔32三分进4个方硕8中1不是最惨 小鱼儿童言无忌引爆笑说胡可老公不是沙溢是安吉 美国金融前景恶化将支撑黄金上行 回本的基金要不要卖?最好先查查估值 七旬老翁脹尿就痛竟是膀胱掉入陰囊 范丞丞自曝去《青春有你》决赛为选手打call 三公司回应“全球最高海缆交联立塔”事故影响 韩国瑜赴陆拼经济反要被罚50万?网友怒批蔡当局 威少即将达成连续3个赛季场均3双只需4板44助 她是下一个麦当娜惊世骇俗装扮下的音乐鬼才 申万发科创板“全体系”估值方法亏损企业如何定价 外交部谈委内瑞拉局势:拉美地区不是某个国家的后院 吴尊5岁儿子Max眼睛留黑疤忧心回应:已经3年了 麦当劳宣布最大规模收购:创建更个性化汽车餐厅菜单 彻底放飞自我!在自由搏击后邓肯又迷上了打猎 广发策略:震荡期如何做配置选择? 博客-育儿博客",id:"",cType:"col 518种浇头创世界纪录苏州吃面比北方还狠 FB被比利时法院禁止收集网民数据今日对簿公堂 Lazada未来是否进军中国?CEO:我们侧重于局部市… 艾滋病能够治愈吗? 网约车第一股Lyft上市首日收涨逾8%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高盛升中海油至15.65元评级买入 王力宏迪拜酒吧献唱引老外尖叫,妻子李靓蕾成头号迷妹 彩生活现获利盘挫逾2%去年多赚5成 俄罗斯这款武器太厉害!美国承认毫无防御之力 保诚集团:脱欧与否公司部分业务移至卢森堡也有意义 工信部部长苗圩:可能在今年某个时点上发放5G牌照 胡志浩:市场对于风险资产还有一定的偏好 现场图片|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 邓紫棋回应蜂鸟起诉强硬喊话:绝不退缩,法庭见 韩国朝鲜跆拳道示范团下月在瑞士举行联合演出 29岁小姐姐爱健身练腹肌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帅 卫健委:医疗机构遇患者投诉不得推诿搪塞 特朗普提名的联储候选人被美媒挖出拖欠税款 瑞信:江铜目标价降至9.8元维持中性评级 多伦多中国留学生绑架案后续:警方正通缉一嫌犯 为了不落后日本把这项技能列为小学必修内容 量子计算机让时间倒流?你先让猴子写出莎士比亚诗篇 王金平谈2020:我会走到明年1月11日 4月会降准吗?银行券商经济学家齐上阵你相信谁? 为约会功能做准备Facebook将添加和显示个人爱好 叶诗文全国赛复出摘金回归只为站在最高领奖台 “通俄门”报告长300页?美民主党要求全文公布 美银美林:中信证券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升至18.6元 健身最佳时长,爽了就行! 波音修复程序后打包票,英媒:那就是默认咯 王金传:美元97震荡英国局势扑所迷离 场外配资四种玩法大起底最高杠杆达16倍 世锦赛表演滑花絮:金博洋人气旺葱桶演“英雄” 埃梅里KO温格!阿森纳太稳还争四?现在要争三 中国留学生在加遭绑架:被电击多次后拖入车内 苏媒:想挽回球迷的心肯帝亚周六必须得拼了! A股迎百亿财产分割案:徐翔老婆要离婚 影迷制作《复联4》未出场人海报星爵海报遭恶搞 花旗:中国人寿最坏情况已过升目标价至25.8元 甄子丹回应遭歧视风波传闻:有人歪曲事实 美国贸易法官建议对某些iPhone下发进口禁令 一汽丰田下调9款车型零售价最高降1.1万元 扎克伯格支持政府出台更严谨的互联网隐私和选举法规 大和:呷哺呷哺升目标价至15.5元重申买入评级 三种形式蔚来汽车将推出超级充电桩 全球央妈的外储选择:美元失宠人民币占比创新高 北京地方债今日开卖一期、三期票面利率均为3.25% 交通局拟推交安新计划社区担忧酿更多问题 西伯利亚航空大股东、俄罗斯最富有女性在德坠机身亡 一位名校教师的思考:公立学校为何不如民办有活力 罗振宇旗下公司获得新一轮融资张泉灵为董事长 唐勇上位:华润置地租金近百亿曾饱受规模落后诟病 比特大陆架构调整:王海超任CEO聚焦数字货币AI芯片 詹姆斯调戏被晃飞的老队友没想到没一招反杀 华为P30Pro是全球首个量产的潜望式镜头手机 太稳!颜爸爸这些扑救属于日常操作已吹到词穷了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广汽丰田C-HR价格下调 特步国际折让15%配售2.47亿股现有股份每股5.5… 皇马刮起青春风暴!七小福闪耀齐祖搏未来的筹码 2019的巴塞尔表展变样了?!听听中港台三地钟表专家怎… 不行就扔喜歡就買,再告訴你一些春季購物秘籍 芯片产业成科创板首批受理大赢家:九家公司占据三席 火药味渐浓俄刚出兵委内瑞拉美国一连串反击来了 央美艺考考数学题?艺术不能只凭感觉、逻辑混乱 外交部回应大陆军机飞越台海中线:这不是外交问题 十佳球是稳的!小琼斯暴力隔扣魔术妖塔-GIF 参加综艺影响比赛成绩?傅园慧回应:没有影响训练 芝加哥联储主席:美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大于上行风险 盼恢复737MAX运营波音筹划这件事 中国光大银行:2019年争取实现贷款增长不低于10% 首批进口游戏版号下放腾讯能否再续“吃鸡”红利 691亿美元缔造超级巨头沙特阿美收购SABIC七成股… 看武磊不用熬夜!西甲照顾中国球迷改比赛时间 范冰冰近照曝光,素面朝天黑眼圈太重了! 厦门大学70后党委副书记调任中山大学(图) 沙特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启动债券路演获惠誉A+评级 葛优出席亲戚婚礼担任证婚人被赞随和接地气 团贷网被立案:贷款余额145亿关联公司派生科技停牌 张靓颖海豚音乱入杨千嬅演唱会两人还隔江打招呼 女星为上镜显瘦过度健身减肥,结果被医生警告恐不孕! 应急部回应消防新制服“火焰蓝”色:体现职业责任 小米奖励299名员工2246.63万股股票价值2.5… 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有望推动行业“涅槃重生” 华为P30系列评测:DxO第一的水平究竟如何 复星国际飙近6%连续7年盈利上升兼创新高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引裁员大潮电影高层动荡最大 杜锋苏伟均因技犯被停赛1场将缺席苏粤大战G3 张劼:短期内人民币仍将偏强并保持双向波动态势 真正爱你的人,才会有的“四怕” 2018图灵奖颁布:授予三位人工智能“教父” 国美系低开:国美通讯跌4.97%,中关村跌4.17% 人人公司第三季度营收1.168亿美元同比增长94% 曾代表艳星状告特朗普的律师因涉嫌敲诈耐克被捕 四川凉山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最小仅18岁 天风策略:短期分子情绪占主导中期取决分母扩张节奏 大和:重申比亚迪买入评级目标价64元 华为Mate30Pro概念视频曝光搭载麒麟985… 易至EV3正式上市补贴后售价6.68-8.38万元 税务总局:加大对扶贫捐赠污染防治的税收支持力度 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多伦多遭绑架 3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给了中国经济6条建议 刘嘉玲罕见晒梁朝伟“萌照”,夫妻同赏春景!独创文艺式秀… 韩国朝鲜跆拳道示范团下月在瑞士举行联合演出 柬埔寨注销近七万外国人在柬国籍:九成为越南人 新西兰反对党:政府仓促修改枪支管理法案说不过去 国资退出阿里入股董明珠接盘?格力停牌浮现三大猜想 花旗:中国生物制药是首选买入股目标价13.2元 今天北京暖意回归最高温升至19℃风力较大阵风6级 年度最皮新秀!东契奇竟然在替补席做这种事儿 又一大中锋赛季报销!场均10分马刺系内线治脚 纽约将征收拥堵费预计筹集150亿美元用于改善地铁 来电与街电专利纠纷:来电一项专利一审被判无效 阿里巴巴入股商帆信息持股比例不详 空中交通中断30分钟无人机致法兰克福机场瘫痪 用人工智能发现两颗新系外行星 若英国议会投票拿过脱欧选项控制权英镑将实现反弹 刘守英:别指望农二代回村庄也别把他当城市局外人 想减肥却管不住嘴?试试训练大脑回路抑制食欲 捷克查塔多瓦:利益相关方都要融入其中开展国际合作 响水爆炸事故:政府承诺负责所有受损房屋修缮 新希望投资拟入主兴源环境刘永好手中上市公司或4家 博尔顿:特朗普急切希望和英国签贸易协定 周杰伦点赞粉丝P图从吴彦祖变苏大强只为催专辑 亚马逊又出手全食超市再度降价美国杂货股应声下挫 海底捞绩后续受捧股价涨近6%兼破顶 国际奥委会批准韩朝建联队出战2020东京奥运 多重利空来袭大麻概念股集体降温 韓國瑜會劉結一重申堅定支持九二共識 中国炒房团的“威名”四起为啥不敢去德国炒房? 魔术客场失利季后赛告急庄神18+18活塞止连败 “女性买房猛增”揭露:成年人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给 小鹏汽车:新能源车补贴退坡是利好赴美上市系误解 一封电子邮件,是怎样骗走谷歌、FB上亿美元的 西安最大民企迈科金属集团遭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特鲁西埃:越南足球扎根青训未来有机会进世界杯 潘玮柏晒与王心凌后台合照“甜心教主”歪头灿笑 时髦还省钱李沁唐嫣的针织背心解决换季尴尬 客户集中度高存风险利元亨能否顺利闯关科创板? 2020年欧洲发布福特福克斯/嘉年华混动 梅承诺脱欧协议通过就辞职谁是热门首相候选人? 美国企业品牌价值排行:亚马逊第一Netflix增长最… 《亲爱的,你在哪里》曝剧照秦海璐王雷寻子寻爱 猛料!登哥约上最火交际花TT科勒就因她分手! 盐城响水爆炸现场附近学校校舍维修工作基本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