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来源:风波后的佳兆业:核心净利同比增3倍净负债率仍高企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6 06:09:59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吉林白城统计造假恶劣 被批“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白城造假有多厉害?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系统性造假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编辑: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88sbs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广汽集团下跌3%穿10天及50天线末期息削三成四 祁玉民时代落幕,华晨汽车下一站驶向何方? 花旗:香港地产股或迎重估首选新鸿基恒基及新世界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弥补市场的黄金机会可能不会持久 几种最常见、最致命的深蹲错误 詹皇将迎来最强帮手!他是联盟最好的控卫之一 被“996”围困的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 冠军赛逆势夺冠傅园慧为何突然“失去理想”? 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为什么没掉队? 常州一动物园真人扮猩猩“愚人”园方:只为“愉人” 补贴大退坡,对国产新能源车企是危机或转机? 中国太平升逾1%去年多赚逾12.2% 保时捷CEO奥博穆:911改款车型将继续使用内燃机 卡塔尔公开赛日本队受打击马龙强势回归鼓士气 散户“哄抢”地方债固收市场步入新阶段 第九城市大幅跳水转跌1%完全回吐此前50%涨幅 陕西官场异动副省长和分管的自然资源厅长同被免 工作人员确认向佐求婚郭碧婷:水到渠成的事情 王晓秋:荣威i6PLUS是“面包”B级车是理想 最新家族设计新款CS95将于4月2日上市 前十大私人银行变阵:招行和四大行私行规模增速放缓 刘守英:别指望农二代回村庄也别把他当城市局外人 申万宏源:港交所举行上市聆讯审议公司发行H股申请 穆迪:美联储没必要进入“恐慌模式”进行降息 英国胖女孩重达244斤减掉54斤后成为大码模特 日本新年号不再出自中国典籍胡锡进:不必计较 养女儿比养儿子更省心吗? 发生了什么?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渗透美国步枪协会,俄国美女间谍4月受审 “梦碎”成都人人车深陷破产、裁员传闻 狙杀原油两月10倍!波段操作狂魔分享真实操盘经历 里昂:周黑鸭目标价升至4.6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阿里妈妈内容营销团队并入优酷向总裁樊路远汇报 人民币汇率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外贸企业注意结汇风险 “通俄门”调查报告出炉特朗普“涉险过关”了吗 尴尬!美国记者吐口水整理头发,被全球直播了 碧桂园:拟发行15亿美元优先票据最低利率6.5% Lyft上调IPO定价区间至70-72美元/股估值2… 传小米寻求国际信用评级 云南多个高校新增“爆款”专业数据科学增加最多 瑞典爆炸警方:暂按破坏行为调查不向恐袭延伸 曝梅西和阿根廷队一直存在隔阂足协拿他当摇钱树 王思聪宠物鸭一颗蛋高达500元网友:比我还会赚 奇!梅西神进球被马卡报剥夺这理由你认可吗? 归化球员本轮迎中超首秀侯永永赛前腹泻缺席训练 波音答媒体16问:737MAX系统问题在哪坠机能否… 据称Uber本周将敲定以31亿美元收购Careem的交… 广发郭磊:1-2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中枢下沉符合预期 专访黄志澄:两次发射失败不会对民营航天造成打击 马云湖畔大学演讲:做企业要像农民种地一样 张嘉倪深夜发文,配图暗指受排挤,网友:是你太过分! 全球最大养老基金告诉你:长线投资押注这几大趋势! 范丞丞自曝去《青春有你》决赛为选手打call 上汽大众下调全系车型零售价最高降幅达2万 泰国大选非正式统计结果公布:为泰党获138席 A0级车迎来第二春?快评比亚迪e系列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世纪即将到来 郑俊英拘留所看漫画打发时间网友称毫无反省之心 滴滴就常德网约车司机被害发声明:成立应急处置小组 中美贸易谈判又有新进展谈判新特点是直奔主题 100W超级快充什么时候能实现手机快充发展史回顾 艺电宣布全球裁员350人关闭日本办公室 A妹发文疑谈前男友戴维森:放手不代表不再爱 设计师辟谣范冰冰开美容院:只是帮我监工 幸运!吴尊起飞前丢护照被好心人送失物招领处 名宿:齐达内不该买阿扎尔他该挖这位英格兰帝星 美媒称新加坡购F-35战机向中国传递信息中方回应 今天北京暖意回归最高温升至19℃风力较大阵风6级 心疼大王!体能极限仍砍24+9身边没人能帮他 又一家共享单车倒下了!享骑电单车卖电瓶还员工工资 皇马锁定英超两大天王巨星!阿扎尔+利物浦黑煞 山西沁源森林大火续:已转移41个村共7156人 阿尔法·罗密欧GTV设计图曝光将搭混动系统 欧美金曲机器黄老板为什么大牌歌手都找他写歌 原AKB筱田麻里子婚后首次出席活动自曝想当妈妈 玛莎拉蒂2019款全系车型将亮相上海车展 汇丰:维持交通银行目标价7.1元维持买入评级 美麗島民調:韓國瑜支持度領先蔡英文全輸 赵英:吉利和戴姆勒站在了公平的起点上 西媒称中国人爱上智利樱桃:吃的樱桃86%来自该国 两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厕所要基本无蝇蛆、无明显异味 53岁巩俐低调二婚?与大18岁男友同框钻戒太抢眼了 苹果推全新AppleNews+新闻服务应用排名榜单第… 芝加哥联储主席:美联储应该暂停收紧政策并保持谨慎 “国学班”替义务教育将追责:当头棒喝“糊涂父母” 二线城市迎来拿地良机:龙头房企拿地预算继续增加 一文读懂Lyft上市:抢先Uber成网约车第一股有4… 沈祥福:要学习泰达的拼搏精神防守不能靠个人 读懂孙杨:我一直坚持想感染中国游泳每一个人 詹姆斯准三双比尔32分湖人大胜奇才获得2连胜 美日贸易逆差太大惹特朗普不高兴谁“占便宜”了 随着新车价格跃升至历史最高美国汽车销量正在下降 明牌了!申花海报钱杰给独占C位蓝魔要寻求改变 野村:海螺水泥目标价升至53.7元重申买入评级 华君国际集团:4月1日起停牌延迟刊发2018年度业绩 切尔西自杀式轮休双核!遭保级队碾压争四险梦碎 绿珊军勾搭17岁嫩模!遭女方曝光被骂渣男(图) 蝴蝶穿花!0.5秒准绝杀!德鲁大叔天秀拯救绿军 海南网信办扫黄打非办约谈天涯:传播色情低俗信息 范少勋新片有杀气角色曾参考《蝙蝠侠》诡橘小丑 吴镇宇晒费曼对比照调侃:有下巴和没下巴的分别 106岁老红军王大凯逝世从抗战到解放曾负伤18处 朗生医药3月29日回购11万股耗资10万港币 嘉里物流反弹逾5%绩后获多间大行升目标价 苗圩:中国制造要跨越从样品到产业化的“死亡之谷” 网友调侃梁静茹的《勇气》获本尊回复:我没给喔 【加拿大小科普】冰球為何與加拿大有着不解之緣? 特雷莎·梅打辞职牌未说动反对者退欧进程原地踏步 经济增长放缓通胀压力消退新兴国家或掀降息潮 从天上到地下没有中国人不吃的?我差点就信了 美国网约车第一股Lyft首日最高涨23%收涨8.7% 何愁何怨!巴特勒被唐斯撞伤腰 球迷依然狂嘘 台版頭文字D山路狂飆五車主判刑五到六月 苏州昆山爆燃事故通报:系废金属集装箱发生燃爆 日产曾为戈恩子女支付大学学费四个孩子都上斯坦福 國際蘭展辦慶功Kenny、Masha唱:台南的未來不… 范冰冰复出无望?生活无以为继,无奈之下进军商界做老板? 被曝拖欠工资遇资金困境电咖汽车:公司保持正常运营 最新民调: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川普对俄态度不够明确 访华前新西兰总理说:“感谢中国体谅!” 16个坚持运动会带来的神奇变化 台称大陆军机\"越过中线\"时政节目支招:收过路费 英大臣称若议会表决通过软脱欧选项首相应考虑推动 硅谷的IPO百万富翁们会怎么花钱 王简嘉禾4金笑傲冠军赛挑战莱德基仍需时日 凯莉收官巡演真情流露丈夫登台伴奏惊喜满满 疑受污染加州亨利酪梨召回 胜狮货柜去年多赚七成四股份现涨近4% 搜救失足登山客直昇機待命、地面部隊出發 网友飞机迫降偶遇基努里维斯男神亲切安慰超温柔 霹雳舞进2024年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支持该提议 索帅兑现曼联妖王恐怖天赋这帝星入市也值1个亿 林书豪2分小卡14分6断5助猛龙胜公牛止3连败 她是微胖女神健身4年练出蜂腰金刚腿身材迷人 日本公布东京奥运五大重点夺金项目目标30金以上 苹果昨晚啥都没发布但甩出了一堆收费项目 皇马巴萨死心吧!曼联表态两大战将都是非卖品 压力大!英媒吁首相辞职以换取议会批准脱欧协议 天风:等待4月降准十年期国债利率可能跌破3.0% “雷神”半裸身洗碗半露翘臀引发网友疯狂舔屏!! 熊猫直播发告别信自内测起运行1286天 通州和北三县整合规划将出台北三县会迎来哪些利好? 连输泰国越南中国足球到底算亚洲几流?要接受现实 任职新岗2个月卸任他曾是全国著名“反腐先锋” 美罕见将中国威胁置于俄之前:很多美国人都依赖中国 去年末银行理财余额22万亿同业理财规模与占比双降 永利澳门升幅扩至逾6%惟首季澳门赌收跌0.5% 湖南一网约车司机被害嫌犯自首滴滴发声明 北京支持雄安三所新建学校今年开工 投行裁完汽车公司裁美国十年来失业者最难熬一年 小摩:蒙牛乳业维持增持评级上调目标价至33.8元 30年缘散!阮兆祥约满离巢TVB:并非没机会再合作 剑桥大学也认中国高考成绩?他们出手比你想得还早 电影院线牌照开放风口将至销售服务费增长不正常 欧盟: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上升已准备好应急措施 中国通号拟科创板上市现飙15.74% 马刺雷霆一战锁定季后赛!西部前八名全部确定 小摩:李宁目标价升至14.8元维持增持评级 或地位不保戴姆勒年内决定smart品牌去留 国药控股18年度纯利增4.67%至58.36亿末期息… 陈意涵自曝曾计划日月潭划船产子因胎位不正作罢 专家谈乌克兰总统选举:民调前三的候选人均亲西方 谢霆锋受访称曲奇致癌成分很低媒体很不公平 Uber或以31亿美元收购对手Careem最早周二宣… 57岁刘德华大病初愈现身,遭粉丝围堵脸色苍白 MOP赛季报销!联盟第一太惨了这个月第四人 京东方精电现跌逾6%跌穿50天线年度纯利下跌22.5… 积分比例“红线”划定车企“追分大战”开启 俄亥俄州學生最滿意的學校竟然不是OSU? 工银国际:上海医药目标价升至21.8元维持买入评级 半场-伊沃远射考验李帅伊哈洛染黄建业暂0-0申花 与张伦硕造人成功?48岁钟丽缇肚子凸起孕味浓 力宝华润料财务工具公平值亏损最少2亿元 任正非:超越美国不是梦要将红旗插上“上甘岭” 断腿中锋或缺席下赛季!他跟泡椒的伤有1处相似 白敬亭选鞋还是女朋友?井柏然斩钉截铁被本尊打脸 苹果计划放宽维修政策未来你可以尝试自己修iPhone 境外媒体:习近平访问促中意加强战略对接 三大德国车企加大中国投资:股比放开后合作仍是关键 老板界的水花就是他!和2米21中锋比三分赢了 天鸽互动去年盈利下跌33%第四季度转弱 冰壶世锦赛中国男队提前三局认输负意大利四连败 进口网络游戏审批:30款游戏获批版号腾讯网易在列 2018慈善名人榜公布黄晓明baby夫妇荣登榜首 张艺兴送生日祝福?黄子韬疑否认:什么鬼烂玩意? 索尼宣布将关闭北京工厂智能手机生产转移至泰国 助力“一带一路”倡议天荣与国际摩联携手共进 四部委出台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行业影响几何? 彻底闹翻?阿汤哥禁止前妻妮可基德曼出席养子婚礼 港股独角兽:众安在线即将上演的逼空行情? 美华裔网球小将高中自学上哈佛笑称有“虎爸虎妈” 庄思敏没有收藏娃娃习惯会为玩具倾家荡产 空气污染可能正杀死你的精子! 以史为鉴,收益率曲线倒挂之后股市还能再涨30个月! 动画版《亚当斯一家》发海报奥斯卡塞隆科洛配音 狂野西部季后赛已定6席爵士躺着锁定季后赛 2019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举行种2000余棵树